全国站

热门城市| 全国 北京 上海 广东

华北地区|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东北地区|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华东地区|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华中地区| 河南 湖北 湖南

西南地区|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西北地区|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华南地区| 广东 广西 海南

全国高考
全国 河南 广东 四川 山东 安徽 河北 江苏 湖南 湖北 江西 山西 陕西 贵州 广西 甘肃 浙江 云南 重庆 辽宁 黑龙江 内蒙 福建 新疆 吉林 北京 宁夏 海南 天津 上海 青海 西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备考 > 语文 > 古诗词

《念奴娇·凤凰山下》译文及注释赏析及创作背景

念奴娇·凤凰山下

明代:张红桥

凤凰山下,恨声声玉漏、今宵易歇。三叠阳关歌未竞,哑哑栖鸟催别。含怨吞声,两行清泪,渍透千重铁。重来休问,尊前已是愁绝。

还忆浴罢描眉,梦回携手,踏碎花间月。漫道胸前怀豆蔻,今日总成虚设。桃叶津头,莫愁湖畔,远树云烟叠。寒灯旅邸,荧荧与谁闲说?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凤凰山下,恨声声玉漏为何不在今霄停歇。送别的三叠阳关曲还未唱完,城上啼鸟已经催人离别。一缕相思之情两行凄清的泪水,把衾被浸透冰冷如铁。再不要问今后相会之事,离别的杯前早巳愁苦至绝。

曾记得浴后你给我描属梳鬓,还记得梦醒后我们手挽手踏碎花间明月。不要再空忆往日豆蔻年华时的旧事了,今后这些美好之事再难办到。南京桃叶渡口莫愁湖畔,远树云重重叠叠。夜阑人静帘幕空空,当我去剪灯花时,这绵绵相思之情又向谁诉说?

注释

凤凰山;此指福建同安之大风山。

阳关:即《阳关曲》,因须重复唱三次,故谓三叠。此泛指离别之曲。

哑哑:形容鸦啼的声音。

渍(zi):浸;沾。

描眉:《汉书·张敞传》载:西汉张敝,夫妻恩爱。妻子梳洗时,敞为其画眉。后以此形容夫妻恩爱。

怀:揣。

豆蔻:俗名“含胎花”,有香味,象征处子,旧传宜女子佩带。

桃叶津、莫愁湖:均南京城名胜,与旧时男女风情传说有关。

旅邸(di):邸,高级官员的住所。此泛指一般旅舍。

荧荧:形容灯光闪烁的样子。

参考资料:

1、林霄选编.唐宋元明清名家词选:贵州民族出版社,2005.08:第246页

2、郭彦全编著.历代词今译: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09:第441页

创作背景

张红桥因说“欲得才如李青莲者事之耳”,于是四方才子纷纷投诗。经过严格筛选,最后终于选中了谱署林鸿。从此二人诗词唱和,感情甚笃。后来林鸿游金陵,行前作《大江东去》留别,于是红桥就和了这首《念奴娇》。

参考资料:

1、仉凤峨选析.历代女性诗词曲精粹:云南教育出版社,2007.1:第238页

赏析

此词一片纯情,出自肺腑,虽不假雕饰,而感人之力犹强。

词的上片写夫妻惜别情景,作者把笔墨的焦距,对准在临别之夜的焦点上。

“凤凰山下,恨声声玉漏、今宵易歇。”前两句点明惜别的地点、时间,同时也渲染气氛,暗寓作者的感受。就地点而言,作者从大处落墨;至于具体的环境,是在饯别的宴席上,还是在闺房之中夫妻俩就着摇曳的烛光对酌,作者均不作进一步的交待,她更敏感的是对时间飞逝的感觉。她恨那时间的尺度——玉漏,怎么今夜一声一声,这么快就要滴完了。因“恨”,故觉时光“易”逝,曲折地写出良宵苦短之情。

“三叠阳关歌未竞,哑哑栖鸟催别。”三、四句揭示出全词惜别主题,两人的心声尚未尽情倾吐,而城上的乌鸦不停地叫着,仿佛在催人道别。“阳关三叠”,揭出惜别主题;“栖乌催别”,烘托当时环境,而“催”字与上文“易”字均具美学上的“移情作用”,是带有作者强烈的主观色彩的感受。这两句是给“恨”字充实了具体的内容,揭示了此“恨”乃“离恨”。

“含怨吞声,两行清泪,渍透千重铁。”五、六、七句正面写惜别之苦,手法全用白描,夸张句想法奇特而不悖情理,极具感情力度。情如丝,正写出了此情不绝如缕之状,偏于写实;而两行清泪浸透千重铁,则用夸张的笔法,形象地刻画出刻骨铭心的相思之情。

“重来休问,尊前已是愁绝。”末两句是一跌宕。“重来”句已遥想到将来重逢之日,但“尊前”句又跌落到眼前“愁绝”的痛苦现实。在作者看来,夫婿一别,万念俱灰,她失去了生活的依靠,且不说日后重逢时“新婚不如久别”之类的安慰话,就是这眼前的痛苦,已使她柔肠寸断,无法承受了。

下片换头承上转折,追想恩爱之时的幸福与欢乐,与“愁绝”恰成反衬。

“还忆浴罢描眉,梦回携手,踏碎花间月。”“浴罢描眉”,作者的思绪从痛苦的巅峰折回到朝夕相处时的欢爱“浴罢描眉”,用典而不“隔”,概括了丈夫平日对她的体贴和宠爱;“梦回携手,踏碎花间月”,写尽夫妻之间的情意缱绻、兴趣相投,使人们仿佛目睹了这对恩爱夫妻穿行在花前月下,携手并肩,情话绵绵的情景。在一篇愁苦之辞中忽然插入这一段欢快之辞,作者的目的绝不是夸耀或自我陶醉,而恰恰相反,正是为了反衬今日的痛苦。

“漫道胸前怀豆蔻,今日总成虚设。”“豆蔻”是青春和爱情的象征,“漫道”两字透露出作者的灰心和失望,又以“虚设”两字回应“漫道”,说尽作者的万念俱灭。在古代社会里,生为妇女是一大悲哀,沦为妓女是更大的悲哀,身为妓女而又富于才情是最大的悲哀。作者出身青楼,虽然从良,但她仍逃不脱当小妾和受歧视的命运,丈夫一走,她失去了支持她的支柱,而她又不甘心让自己的人格遭人践踏,所以,她在与丈夫分别的前夜,感到了人生最大的失望。

“桃叶津头,莫愁湖畔,远树云烟叠。”桃叶津与莫愁湖指代南京,它们与上文的“凤凰山”构成遥远的空间距离,揭示出作者的孤独。“远树云烟叠”,意境迷茫,正与作者此时的心情相吻合。这是作者伫立窗前、翘首远望之所见,曲折地暗示了作者的心将伴随在丈夫的身边。

“寒灯旅邸,荧荧与谁闲说?”词的最后两句思绪再次宕开,揣想同丈夫分别后自己孤独凄凉、苦苦相思的情景。每当夜深人静,自己对着一盏孤灯和落在帘幕上的影子,相思之苦阵阵袭来,但她竟连一个可以倾吐衷肠的人都没有,只好在孤独和寂寞中品尝人生的苦酒。

这首词是古代妇女词作中不可多得的佳构,全词把千般情、万般愁巧妙地编织起来,感人肺腑、催人泪下。

参考资料:

1、王兴康著.明清词曲选:中华书局(香港)有限公司,1991年10月第1版:第239页

2、编委会编撰.中国历代词名篇: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9.1:第309页

责任编辑:晓晓
本文标题:《念奴娇·凤凰山下》译文及注释赏析及创作背景
本文来源:https://www.93gaokao.com/yuwen/gushici/MjA1NzIw.html
wap地址:https://m.93gaokao.com/yuwen/gushici/MjA1NzIw.html

与“《念奴娇·凤凰山下》译文及注释赏析及创作背景”相关推荐

与“《念奴娇·凤凰山下》译文及注释赏析及创作背景”相关推荐